相关文章

慈溪观海卫兔子农场花样多

  通讯员  杨恩浩 袁益明   

  绿草地上放出千余只活泼好动的小兔子,它们或跑或跳,引得100多个小朋友大呼小叫,兴奋不已。最近,慈溪观海卫镇绿兴农场举行的“兔子大搜罗”活动让不少家庭发现了这个充满童趣的亲子乐园。无论有没有抓到兔子,光是风车、秋千、轮胎桥等游乐设施就够孩子们玩半天。“如果喜欢兔子又怕养起来太麻烦,我们还提供领养服务呢!”被孩子们称为“养兔阿姨”的场主叶红霞说,近年来外贸不好做,光是卖兔皮兔毛有风险,獭兔养殖场必须走多元转型的道路。

  咖色、蓝灰色、黑色、白色……一边带着记者参观整洁的新型养殖笼,一边介绍不同的獭兔毛色及其特点,叶红霞俨然已是专业人士。可她说,这些看着乖巧的兔子并不容易伺候。2005年,一直梦想当个农场主的她放弃了丈夫厂子里清闲的会计工作,买了800多只种兔,承包了600余亩土地,才发现这是个“又脏又累又赔钱”的苦差事。“自己养起来,才发现和之前去别的兔场学习时大不一样!”因为很难找到专业的工人,每天凌晨4时,她就得起床去喂兔子。赶上兔妈妈生娃,她披上大衣半夜蹲点当“接生婆”。刮起冷风的时候,顾不上自己添衣服,她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给兔笼盖上棉大衣。

  因为经验不足,第一年投下去的500余万元打了水漂。在叶红霞的父母和朋友看来,碰钉子肯定会让她打退堂鼓。但在丈夫的支持下,她决定再坚持几年,“农业的周期本来就长,如果当时放弃,就都收不回了。”叶红霞虽然是新手,但有股敢钻敢闯的劲头。兔毛销售渠道不畅,她就直接去大型服装厂谈生意跑订单。作为皮毛的副产品,兔肉的批发价格一直很低,她又动起了熟肉外卖的脑筋。

  秘制兔肉、红烧兔肉、手撕兔肉、糟兔肉、灵芝兔肉、山药兔肉……为了让不习惯吃兔肉的本地消费者吃出新感觉,叶红霞向深受吃客好评的台湾某知名公司购买了秘制烹饪配方,还请来本地厨师多次实验,使兔肉更符合宁波市民的口味。今年年初起,绿兴农场通过微信和淘宝平台提供兔肉外卖服务,已有不少慈溪市民尝了鲜。兔肉外卖的收入虽然还不高,但这种延长产业链、深挖附加值的新做法,让叶红霞看到了希望。“打算买台真空包装机,把兔肉外卖业务扩展到宁波全市。”